发布日期 : 2019-01-05点击次数 : 来源 : 《山东教育》小学

山东省昌邑市卜庄镇东冢小学   苏秀春

 

宿舍后边有两排参天大杨树。树多叶茂鸟也多。每天早晨,鸟儿清脆流利欢快的歌声把我们叫醒,聆听着百鸟鸣叫的交响乐,开始一天的工作,真是一种幸福。

早上黄昏是鸟儿们叫得最欢的时候。啁啁啾啾、叽叽喳喳、咕咕——咕、嘎——嘎,啾溜啾溜……你呼我唤,你鸣我唱,有的大声高歌,有的窃窃私语,有的不急不躁,有的旖旎婉转……听着这悦耳的乐曲,我猜想鸟儿们一定是在互相告诉今天到哪里捉虫、抑或一天的收获、快乐与忧伤的事情。

最喜看鸟儿飞翔,尤其是它们双翅张开一动不动往前滑翔的样子,我认为最美。每次看着鸟儿滑翔,我也会张开双臂学样,我总是痴痴地想象着我在天空中滑翔的样子应该也不赖。两排树挨得近,树杈纵横,它们飞入林中时,我总疑心它们会碰到树枝,可每次它们都能轻巧准确地避开挡路的树枝。

有一次,看见一只漂亮的鸟飞落在树梢上,由于惯性,翅膀还在不停地扇动,身子前倾,爪子落在叶子上,身子继而又后倾,翅膀优美地扇动着。飞鸟落叶的这一瞬间太美了,迷得我神魂颠倒。

忽然想起一幅摄影作品:一只蜂鸟扑棱着翅膀停在一朵花前,它没落到任何一个物体上,只是在空中扑扇着翅膀静止不前,它应该是在采蜜吧。一动一静结合得如此完美。自然界中的万物总会给人以美的震撼!

除了麻雀,在院里见得最多的是喜鹊。喜鹊也算是院里鸟中的大个了。浑圆的身子拖着长长的尾巴。喜鹊的美,那条长尾巴功劳不小。黑喜鹊除了腹部双翅边缘是白的之外,其余都是黑色。我不明白黑喜鹊和乌鸦都是黑色,为什么人们喜见喜鹊而不喜见乌鸦?我猜大概是因为名字和叫声的缘故吧。在西方,乌鸦被认为是吉祥鸟,沈石溪的《和乌鸦做邻居》里面也讲到乌鸦救人的故事。看来只要是动物都比人类有灵性,它们感知世界变化比人类更灵敏。

灰喜鹊通体灰色。还有一种灰之上覆盖着的一层靓丽的天空蓝。那蓝蓝得纯洁、纯粹,蓝得让我迷醉。宿舍院里有狗食盆,有时候一开门,一抹靓丽的蓝倏忽一下从我眼前腾空飞起,令我一阵惊喜。虽不喜舍友喂狗,但因喂狗而得来的这份馈赠我还是欣然接受的。有时候看着灰喜鹊拖着优美的长长的尾巴,挺着圆鼓鼓的身子,在墙头上,或双腿一前一后行走或双腿齐蹦,真是憨态可掬!

还有戴胜、白头翁、斑鸠。戴胜花纹多样,有类似老虎皮那样花纹的,有灰不溜秋的,头上戴着顶冠子,有时是一撮,展开像一把扇子,美极了。

发现白头翁很偶然。一次在院子里扔了个苹果,中午回去发现苹果少了一半,以为是狗啃的,但那咬痕又不像是狗啃的。正午太阳晒得暖暖的,忽然发现院子里有三只鸟在啄苹果。噢,原来苹果是被这些鸟吃的。我拿出手机隔着纱窗门给它们拍照,慢慢靠近。它们很机灵,一有风吹草动就唰一下飞走了。我看到它们的头是白色的,比麻雀稍大点,我想这应该就是白头翁吧。

平时只看到喜鹊的窝,以为其他的鸟没有窝。别人告诉我,其他鸟也有窝。比如麻雀,它们的窝就在屋顶瓦底下的草堆里,要不然刮风下雨或冬天它们怎么办?(我倒是见过几次落汤鸟)这一说让我一下子想起我家屋顶上的那些麻雀。有一天午后,我在屋里听见院子里母亲“嗖嗖嗖”“去去去”低沉急促的叫声。出门看见母亲手里拿着条毛巾在驱赶什么。抬头看去,一条蛇正蜿蜒在屋檐边缘,头使劲往上往前伸着,一群麻雀叽叽叽喳喳喳,声音焦急,翅膀扎煞着,像在互相通报着险情。后来那蛇从屋檐边上跌落下来。我们猜测瓦檐下可能有小鸟或鸟蛋,要不然蛇不会去冒那个险。

燕子是我们这儿常见的候鸟。燕子是灵鸟,谁家有生病的,家里久不住人的,燕子不会在他家筑巢。而且它们认窝,今年燕子在你家垒窝,明年还会找到这里。我家过道有个比较长的燕子窝,里面住着六七只燕子。有时看见它们衔泥垒窝,有时看见老燕捉虫喂雏燕,雏燕张着黄黄的小嘴嗷嗷待哺。动物世界与人的世界何其相似。

每当天空中有燕子飞过,我总会在想:那是我家的燕子吗?

 

(《山东教育》201812月第34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