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四月蔷薇花

发布日期 : 2018-10-05点击次数 : 来源 : 《山东教育》小学刊

 

山东省临邑县恒源小学   周爱玲

 

校园很大,如果逛遍整个校园,还真需要很多时间。校园大,空地就多,除了能绿化的草坪,能硬化的地面,大片大片肥沃的土地就种上了银杏树和法桐,剩余的空地就只有院墙下掺杂了无数砖头瓦块的零星土地了。院墙结构简单:下面是一米左右的砖砌墙面,砖砌墙面上是一色冷冰冰的铁栅栏。从校园的哪个方向看过去,院墙根那儿都是空荡荡的。种什么呢?就种点蔷薇花吧,墙角下这么多砖头瓦砾,清除是不可能的,种什么能活呢?也许只有蔷薇了吧。

起初几年,蔷薇花并不见起色,枝干枯瘦,绿叶单薄。也许能活就已属不易了吧!蔷薇不仅要在那个硬邦邦的瓦楞中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,还要耐得住才长出来的细小的叶子被小虫吃食,顶得住北方气候的春季干旱、夏季洪涝、冬季严寒的寒暑易节。不过蔷薇居然跌跌撞撞地活了下来,后来还攀上了铁栅栏,漫过了高高的墙头,长得绿意葱茏,傲骨舒朗。不过,和蔷薇同一年栽种的法桐和银杏,早已在肥沃土壤的滋养下呼啦呼啦地可以招摇着自己硕大的身姿了,谁还会在意长在墙角的那片绿色呢?

今年春暖,迎春花早早地开了,花开得绚烂,笑靥盈满枝条。迎春花过后,桃花开了,也灿烂了人们久盼春天的笑颜。以后花事很多,而蔷薇只是那么油油地绿着,原先冰冷的铁栅栏在蔷薇的覆盖下,早已退却了冰冷的铁衣,在蔷薇翠绿外衣的衬托下长成了傲骨铮铮的铁汉。只是看遍枝干总也觅不到一朵蔷薇花的踪迹。以后,连柳絮杨絮都飘落了,依然不见蔷薇枝头有丝毫的反应。我想,蔷薇大概是忘记春季了吧?大概是不会开花了吧?人们如此薄待于她,她还会对世人展开笑颜?再说即使她开花了,又有谁会关注墙角的花呢?

时间久了,我也不再过多关注于她。那么多花,那么多事,那么多人,她不会是唯一;再说本来也没有打算看她开花,在如此贫瘠土地中生存,生命就已属奇迹。之所以常来看她,是因为母亲说我是农历四月出生的——命里是蔷薇花。其实,也有很多时候是因为我过多的失意,漫不经心地走到她的面前来。

今年农历四月的北方,已经有几分温热,热闹的花期已过,看看她竟然不知何时又抽枝发叶了。藤蔓青碧葳蕤,蜿蜒可爱,层层重重的枝干,于攀援中交杂纷错,在墙角这方土地盛意恣肆,也密密匝匝如盖如伞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竟然能见花蕾如星子缀满枝头叶间。我站在墙角,静默好久,与蔷薇一起感受着花开预兆的欢悦。

以后我便频繁来看她,只有几天的工夫,举目间就能看到蔷薇盛开得簇簇拥拥,挤挤挨挨,白的像雪,红的像霞,温润和婉,怡然欢悦。刚刚送别繁闹的灿烂春花,又见这妥帖安分的蔷薇,一种平和在空气中柔和地漾荡开来。那是朴素、干净、明丽的生之欢悦!也许她早就忘记了严冬的萧瑟,忘记了贫瘠的土壤,忘记了虫吃鸟啄的伤痕,忘记了人们对她的薄待。蔷薇啊,是不是你如我一样经历了那么多世事凉薄,仍想在四月的阳光里唱一曲自由的不可抑制的青春之歌?听人说,人经历过沧海桑田还有一颗少年心,那是上天给她的福报。那么花呢?历经干旱严冬,仍然花悦人怡,是否是上天的眷顾,给了她永远的少年心!

蔷薇啊,蔷薇,难道你和我真的一样吗?一样永远有一颗无邪的少年心吗?

 

(《山东教育》20189月第25期)